服务热线17061299000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聚焦药精灵 > 行业资讯 > >张文宏:中国疾控直报系统不是“花架子”,但需要改造

张文宏:中国疾控直报系统不是“花架子”,但需要改造

张文宏:中国疾控直报系统不是“花架子”,但需要改造来源:药精灵时间2020-03-06 15:00关注:

  3月4日深夜,最近总是站在风口浪尖上的张文宏医生在“华山感染”微信公众号发表署名文章,复盘新冠肺炎暴发至今的重要过程。他对比了中国、美国两套相似却又在关键节点上完全不同的防控体系后认为,此前被点评为“花架子”的中国疾控直报系统“实际上比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厉害”。

 

  张文宏是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,先后在上海医科大学(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)、香港大学、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以及芝加哥州立大学微生物系学习、访问。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张文宏以其专业而又幽默的表达,被网友誉为“最亲民的专家”。

 

   “中国疾控直报系统并不是花架子,这个系统对于已知的病原体(如MERS,2009大流行株H1N1流感病毒)或者传播不快、有限传人的病原体(如H7N9禽流感),比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厉害。”张文宏说,这个系统的一个问题是“经受不起大量垃圾信息的摧毁”。

 

  比如,每年各地都上报大量病毒性肺炎病例,“一个冬季,每个城市至少数万例吧。这个系统要一一鉴别,最后还要告诉你是流感、疱疹病毒、呼吸道合胞病毒、腺病毒……这是不现实的。所以一个有效的申报系统首先要有有价值的信息。这说明,我们必须对当前不明原因肺炎申报体系进行改造。”

 

  张文宏说,每年到了冬季,会有大批病毒性肺炎的病人到医院,其中流感病毒占了很高的比例。比如,美国疾控中心监测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2月15日,全美逾2900万人在本次流感季(2019年12月至2020年2月)感染流感,其中约有28万人住院,至少1.6万人死亡。“当前大多数医院其实并不具备检测流感和各种病毒的能力。”

 

  张文宏认为,各大医院体系建设是第一关,即医院有一个能够对常见病原学有很强诊断能力的科室,“由于病原体可能会感染到各个部位,所以在国际上一般都是由感染科首先对可疑病人进行会诊,进一步和临床微生物科合作,迅速进行病原体的鉴定。这样,常规的病原体检测首先就能全部鉴定出来。”

 

  至于剩下的不能鉴定的病原体,可以依靠更加权威的感染性疾病科来帮忙鉴定;如果再不能鉴定,应当直接向疾控汇报,“成簇分布的不名原因感染,可以向疾控报告。疾控可以启动强大的直报系统”。

 

  对比美国的防控办法,张文宏发现,美国针对新冠病毒的防控此前主要以“不影响经济”为主要原则。比如,美国在疫情初期,对主要筛查对象进行“严格控制”,患者必须曾经前往中国,或者接触过确诊患者,或者症状较重。这样的筛查限制后来招来当地媒体诟病,有媒体报道了多个有“感冒”症状的患者无法得到筛查。美国疾控总检测量也非常低,受到了多方指责。

 

  同时,由于美国的政府制度等原因,美国所有的确诊患者都没有公布其生活轨迹,包括居住社区、工作场所等,而仅仅公布了就诊医院。美国公布的信息中,患者生活轨迹信息非常少。这样的措施能否有效地协助社区传播的阻断,也仍然存疑。

 

   “这就是为什么一旦出现社区大规模传播之后,采取季节性流感的处理方法就成为必然选项了,因为每个病例都不能彻底追踪了,你希望美国疾控人员像我们疾控的兄弟们一样没日没夜工作?那估计也是做不到的。”张文宏说,在哪个时间节点、该作哪些决策才能尽量减少生命、经济、社会损失,是未来各国政府面对新发传染病不可回避的一个难题,“中国采取目前的封城,以牺牲中国的经济为代价,尽一切努力减少对全世界的输入,给世界赢得了充分的时间建立诊断体系,同时评估该病的病死率,客观来讲都称得上是负责任的了。”

 

 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,张文宏给出了一个大胆的“回到武汉”的假设。

 

  回到武汉,张文宏认为,首先要有强大的传染科和临床微生物科体系。这个体系在各地应该有一个网络,而这个网络相当于新加坡的近800家公共卫生门诊。“一旦出现成簇性病例,我们立即边申报边隔离。等待疾控的鉴定是一方面,率先建立隔离体系是我们医院要做的。”张文宏认为,下一阶段,我国应建立一个强大的基层医院防控体系,“一旦收集到异常情况,传报的同时,应该立即启动隔离。”

 

文章整理至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!药精灵_药店管理软件http://www.yaojingling.net/hyzx/7476.html

热点新闻/ hot news

快速通道

关于我们- 系统方案- 聚焦药精灵- 网站地图- 软件代理- 联系我们

关闭药精灵-让药店经营更轻松!

试用申请

二维码 返回顶部 二维码